别呀陈白露。

好好生活,顺从内心。

周末两天都在旧家收拾东西,搬家加收拾行李两件事叠在一起。碰上前段日子连续的降雨和不通风屋子潮得不成样子。四壁开始发霉,物品落了一层灰,储物室的天花板左上角已经开始剥落,整个房子味道很难闻,怨气横生的。以前隔三差五还会回去住段日子,打四月以后就没怎么回来了。

夏天来后,旧家的老式空调又开始轰轰作响,一副破落的样子。挪开秤,下面藏着一只死掉后干枯的蟑螂,体积很大,大概是以前在房间写作业时突然冒出来吓到过我的那只。蝉鸣在这边格外的响,加上空调的噪音在家说话基本只能喊。楼下的围墙也变成了危墙,被掀了准备重新砌。

起不来了,这个房子。离开它的姿态难看了点,这种状况下没办法好聚好散了。

给MSV催了邮件让他们快...

脑子里明明很多事 手放到键盘上就不知道写什么了,这半年来的与世隔绝到现在,这一刻起终于是让我有点心慌了。不知所措,我害怕脱节了,好像无法再做个林中隐士了,好多时候微博上的东西我已经没法懂了,可能就像我妈妈喜欢打呵呵而不知道呵呵已经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意义已经变味了一样。我也不学习,不学习我就什么底气都没了,我不管什么小粉红什么五毛什么美分什么自干五,我就想好好多读点书,让我自己即使吵架也合情合理无懈可击,而不是只顾着嚷嚷。

好不开心啊,是不是因为姨妈来了,我开电脑是为了重新申请学校的,毕竟二月了,不加紧不行了,爸妈也不是第一次催了,我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呢。即使装,也要装作努力向上...

# Sometimes lucky 偶尔幸运

09/08
【1.偶发幸运。】
Hobo sometimes lucky到W市了。我几乎每天无时不刻都在看着物流的进程。以前我都是下了单就不管了,直到妈妈带着包裹回家跟我说有我的快递我才想起。sometimes lucky 这本不仅是名字好听,灰色编织图形也超级禁欲主义。三年。一定用完三年。
最近淘宝又中毒了,看完贴纸看胶带,看完胶带又看各种三菱斑马的彩色中性笔。颜色永远美得无法自拔,价格就不怎么美好了。
醒醒啊醒醒啊醒醒啊。今年不买了不买了不买了。明年明年明年。

【2.日本語を勉強します】
报名了日语能力测试N3的考试,早上交了350的考费,这是天意因为9号就截止了,我是7号时偶尔想起来的日语的...

Dead Inside.


八月中旬了 从七月初以为的漫无边际的可以胡乱作恶的夏季 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惆怅的快要过完的暑假 其实我已经没有暑假了 我有的是gap year
Luckily or sadly I have a year off.
余年皆暑假

现在坐在图书馆里 低效率的做着题 听Oasis胡乱的唱歌 闺蜜朋友圈post了一张她在美国学校的晚霞照片 我突然想起夏宇诗里那句我正百无聊赖你正美丽 我终于懂那是怎样的感觉 是别人精彩的活 你眼巴巴的看着 同样还是这个闺蜜 看到她填写的在银行实习 在星巴克实习 看她会的那些技能 coffee roasting accounting finance
我想了下我自己会什么 我不会...

想逃到国外去,离开繁琐的亲戚关系。

这是一个快乐的警告 警告我别想逃 这个特别的时刻 判断绝不会是你想要

你承认吧 你也想要体验英雄般的夸张悲壮


21号除了晚上LS道歉的事。还有跟妈妈以前的同事一起吃饭的事,我被迫面对着我一贫如洗的惨淡的人生,去直视我面对这个世界的无力和无助。我又开始想我这一辈子到底想要些什么。

我似乎活成了一个没有值得记忆和炫耀的人,简历上写不出任何经验特长,当人问我以后想做什么,我也搭不上来,我不能说我想追求我的真理。


唉不想写了,改天来补。


1 / 2

© 别呀陈白露。 | Powered by LOFTER